您的位置: 主页 > “职业被告”一年出庭80次 与职业打假人“切磋,分手擂台阴阳眼

“职业被告”一年出庭80次 与职业打假人“切磋,分手擂台阴阳眼

最终,法院终审判决职业打假人败诉。判决书里写道:“我国民间长久以来就有在饮食中使用冬虫夏草的传统。包括冬虫夏草在内的多种中药材均属药食同源,既可以入药,也可以食用,其间并无绝对界限。目前,我国的商场、超市、市场中销售此类产品较为常见,我国的法律、法规对此也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。涉案产品生产企业已依法取得《药品生产许可证》及《药品GMP证书》,并已由有关部门就涉案产品检验合格。”

民间关于冬虫夏草产品素来有争议,而在各地法院的判决中对冬虫夏草的定性也不尽相同。如何证明商场售卖的冬虫夏草含片是合法的,就成了李迎全需要做的功课。

李迎全认为,职业打假人的存在客观上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,首先是推动了检测行业的发展,很多厂商的自检意识在一次次血泪教训中开始增强;其次,对于产品质量监督和商场监管力度也有促进。李迎全笑称:“正是有他们这种对手,我才会有动力去学习各方面的知识。”

本报昨天讲述了职业打假人刘艳清的“道理”,与此同时,法庭上坐在职业打假人对面的商家代理人在与职业打假人的“斗争”中也积攒了不少心经。北京某大型百货商场的客服法务部经理李迎全就是当中的典型。由于一年出庭当被告80多次,他笑称自己是一名“职业被告”。遇到有节操又技术性强的职业打假人李迎全会敬为对手,并以和他们在法庭上“切磋”成长为乐。尽管是站在商场和商家的立场上工作,但私下里李迎全却敢直言不讳,在他看来,90%来自职业打假人的投诉都是有道理的。

李迎全渴望着与职业打假人再多几场高水平的正面交锋。

职业打假人不一样,他们关注的问题往往是普通消费者不会在意或者注意不到的,而且职业打假人的主要目的在于拿到赔偿。

一年出庭当“被告”80余次

十八个年头,一直在商业领域打滚儿的李迎全换过东家也换过职位,但是应对客户投诉,一直是李迎全的重要工作之一。由于最早做过进货检验,李迎全从中积累了不少验货的技巧。他摸一下就知道衣服的料子是什么材质,还会用显微镜进行简单的纤维鉴别,他对各类产品的国家标准烂熟于胸。后来他更是跟职业打假人学会了肉眼鉴别化纤。

他们会召集一群“花臂”、“金链子”的社会人士,跑到商场里拉条幅,堵门口,逢人便说这家商场卖假货,以此来给商场施压,或者直接对他个人进行人身威胁,以便不上法庭就能快速拿到赔偿。

还有一些经营进口商品的企业,为了节省成本,不去雇佣专业的翻译公司去翻译原产品包装上的外文,而是随便找个人翻译一下,导致进口商品上的中文标签错漏百出。诸如产品配料上的翻译错误比比皆是,更有甚者还将商品的保质期限翻译成生产日期。“咱们现在随便去一个进口超市,都能拿到两三件产品是中文标签和原产品不符的。”李迎全说。

遇上这样的人李迎全自是不会轻易妥协,而且他还有很多对付这种人的招数。一次一群人到商场里闹事,李迎全去之前就让摄像头全部对准一会自己所在的位置,还布控好安保人员在附近准备。“你们别碰我,碰我我就倒地。”受到威胁时,李迎全竟然用上了“碰瓷儿”的招数,当他倒地的那一刻,一群人四散而去。最终,他会迫使这样的“打假人”坐下来谈判。

“他们掌握了那么多的专业知识,却没有将自己的知识更好地为社会所用。”在李迎全的眼里,职业打假人普遍是拿了钱就跑,并不在意涉事商家是否真的有去整改。“至少拿到钱后,该给商家列一份整改建议。”

事实上,仅仅关于纺织品的国家标准就成千上万,要一一吃透并不容易。并且在大部分企业内部,负责产品检测和负责法务投诉的部门是完全分离的。“没有一个搞检测的人懂法律,没有一个法务懂检测,所以总会出现问题。”李迎全总结道。

但是在李迎全看来,假货以及不合格产品永远都存在,一旦司法、行政环境对职业打假人的限制减少,这个群体一定会再次出现在他面前。

此外,很多企业经营体制不完善也是造成不合格产品数量居高不下的主因。在李迎全看来,即使是一些世界知名的运动品牌也没少给职业打假人赔钱,因为它们的主营业务是衣服、鞋子,但是却会搭售一些配饰、背包,但是品牌本身对这些产品的标准并不熟悉。

这几年,李迎全工作的商场接到的投诉中约莫80%来自于职业打假人,由于经常上法庭,他将自己定义为“职业被告”。前两年,在职业打假人的黄金时期,李迎全一年就能代表商场到法院应诉80余次。虽然学历不高,但和职业打假人的交锋,让从没学过法律的李迎全硬是成为这方面的行家。

李迎全曾经问过一个小服装品牌的老板为何不花点小钱将衣服送检。老板的回答是,要是每批货都送检每年就需要20多万的固定成本,被索赔一次,也才损失10多万。

听李迎全讲,在诉讼过程时,职业打假人曾前往北京市药品稽查大队大闹,又向信访、纪检委举报,以此来施压。同时,职业打假人也联系过他。“他们以消费者的身份找过我们两次,找的时候全程录音,属于钓鱼式询问。给我递个名片,叫什么保家护航咨询服务有限公司,还给我递了一份类似于服务顾问协议的东西。意思就是说我有个公司,跟我签顾问协议,这事就好解决。”李迎全没妥协,坚持走诉讼程序。

上一篇:女子出国背回12件羚羊角制品,涉走私珍贵动物获,特朗普的老婆
下一篇:张一白赞廖凡是近20年最好的男演员 2人来渝分享“江湖故事”,q啦空间站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